专注于数据采集和处理软件开发
互联网+,医患从此不做陌生人
近年来,移动医疗,轻问诊闹得轰轰烈烈,但真正接地气的移动医疗平台少有可见,而真实世界才是患者、医生和医院三方建立虚拟世界的基础,只有线下有信任关系才会延续到线上,才能满足医生临床和科研的需求,并满足患者对医疗质量的需求,也才能够为医生积累医疗数据,为进一步的政策制定、药物研发、生物基因提供有价值的研究数据。近日,卫计委发出通知,“禁止开展互联网医疗,仅能做健康咨询。”在当前我国医疗环境、网络秩序还处于规范化建设的情况下,这样的规定具有现实的意义。我们“快医”坚信,只有坚持基于线下的信任,才能实现线上的不陌生。
 
我2012年初通过与阜外医院、北京市卫生局的合作进入医疗领域,由此开始比较频繁的接触到医生群体。在此之前,与其他普通市民一样,受媒体的宣传影响,使我对医生的认知形成了误区,甚至是偏激。通过与更多的医院合作和医务工作者的接触,我开始发现,与医生的敬业相比,我倒显得懒散了。他们通常忙完临床工作,还得拖着疲惫的身体进行科研工作。临床和科研是压在医生身上的两座大山,没日没夜,开会总在周末,通宵达旦工作是家常便饭,甚是辛苦。

由于北京集中了全国最优秀但也是有限的医疗资源,全国各地的患者涌向到北京,导致医疗资源极度紧张。由此引发的黄牛、医闹是屡禁不绝。患者太多,求医心切,医生工作量巨大,双方都难免情绪化,在这种“僧多肉少”的现实条件下,医患问题便容易集中爆发。

这几年,我一直在思考。我们有好的医生,为什么舆情普遍对医疗体制不满?究竟需要做些什么才能改变这种对立局面。

2014年10月份,我专程拜访了“长城会”的马长生主席,他向我们介绍了“心在线”的构想。“长城会”汇聚了超过2万名的心脏医生资源,由国内最顶级的心脏医生组建的心在线联盟,要在全国建立500个诊所,让患者享受高质量的治疗水平。Great! 这样外地的患者就不需要都挤到北京来了,人多体验就不好,医生也疲惫。现在经常收到心在线的电子杂志,由衷的祝福马主席。

去年,我去美国纽约和新泽西,顺便了解了一下当地的医疗情况。美国普遍的家庭医生+全科医生,却能够与患者建立长达10多年甚至更久的友谊。谢泰亮博士是美籍华人,他向我展示了他的医生5年来为他建立的健康档案,通过在线网页,使用账户登录,就可以看到血压、身高、体重的变化曲线,每次看病的记录、药物,甚至支付费用和保险,他可以在线直接预约医生。在美国,病人去看病等于把自己的健康托付给医生,双方的沟通建立在尊重病人意愿的前提下,但医生的方案是主导,目的也是最快看好病,而不是卖多少药。病人也基本信任医生会为自己着想,而不会多次重复就医换医生,怀疑有没有看错病。家庭医生和病人的关系是长期的,很多人已经成为朋友,彼此了解,信任度很高,医生对病人病史也了如指掌。

反观国内,医生与患者大多形同陌路。医生忙的连病人的脸都没空瞧,更不用说礼貌招呼之类了。中国的医学课程设置中,好像是真没有教授医学生如何做客户服务的。其实,哪怕只要一声关心的话,一个微笑,一个诚挚的眼神,就可以冰释前嫌,传递爱的气息,让患者感到温暖。

在国内,我看到了自张强医生跳出公立医院体制后,越来越多的医生加入到医生集团,多点执业的门槛也将越来越低,甚至自由职业的梦想也不再遥不可及。公立医院保障群众的基础医疗,而下沉到一线的社区/家庭医生应该肩负起分诊、转诊的重任。每个社区居民都应该有一个不陌生的、信任的医生,在最需要的时候能够出现在面前。我相信医生责任险、医保也会逐步配合这样的发展趋势。

如何通过现有的信息化资源改变这种现状,大家都已经在纷纷行动和积极探索,我也看到了春雨掌上医生、好大夫、丁香园、杏树林、杏仁医生这些互联网+们的创新,让医生、患者有兴趣尝试移动医疗。

我也希望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,能让患者得到幸福、快速的诊断治疗,让医生幸福、快乐地行医!由医疗行业专家、药物研发专家、移动互联网平台专家用心打造的“快医”平台,已经开始帮助国内医院建立医患在线沟通、病情共享、科研数据收集,打造熟人间的诊断和聊天。目前已经在浙江省中医院等处进行试点。接下来,我们会继续与更多知名医院一起推动真实世界的移动医疗。医生如果想要使用“快医”,微信搜索公众号“德派快医”关注。只需2秒,患者扫描医生出具的快医二维码,就可以接收到医生的诊疗记录。虽然基于微信平台,但快医不会泄露双方微信和朋友圈信息,不允许在未授权的前提下相加,不会对医患造成不必要的骚扰。

使用时,医生只需拍照和语音,就可以记录下患者的诊断信息。患者通过日记方式记录日常健康状况、生活习惯,也会辅助医生做出的精确诊断。医生可以向患者发放随访问卷,以评分表计分方式得到患者的现状,并向患者发送健康知识材料,使患者感受到关爱。对于疑难病症,医生可以通过医生圈来获得帮助,甚至可以将患者直接转诊给其他医生。我们提供的双向预约功能,与现有医院单纯的挂号模式不同,而是基于病情需要,医患双方认可的预约。预约的地点甚至可以不是医院,咖啡厅的环境不是更好吗?

畅想一下,如果有一天,“快医”能成为中国的ResearchKit和Practice Fusion,能够帮助到更多的医院、医生、患者,多好!

这么多人的初心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医患从此不做陌生人,如同熟人间的诊聊!

欢迎了解快医:www.faceonline.cn